喝蒲公英水(婆婆丁)能有什么效劳?

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闭头词,搜寻干系材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寻材料”搜寻全面题目。

  【中文名】蒲公英(《本草图经》) 【种别】全草类 【异名】凫公英(《掌珠方》),蒲公草、耩褥草(《唐本草》),仆公荚(《掌珠翼方》),仆公罂(《本草图经》),地丁(《本草衍义》),金簪草(《土宿本草》),孛孛丁菜、黄花苗、黄花郎(《救荒本草》),鹁鸪英(《庚辛玉册》),婆婆丁(《滇南本草》),白饱丁(《野菜谱》),黄花地丁、蒲公丁、耳瘢草、狗乳草(《纲目》),奶汁草(《本经逢原》),残飞坠(《生草药性备要》),黄狗头(《植物名实图考》),卜地蜈蚣、鬼灯笼(《草木便方》),羊奶奶草(《本草公理》),双英卜地(《贵州民间方药集》),黄花卉、古古丁(《江苏植药志》),茅萝卜(《咽川中药志》),黄花三七(《杭州药植志》)。 【原因】为菊科植物蒲公英的带根全草。 【植物样式】蒲公英众年生草本,含白色乳汁,高10~25厘米。 根深长,简单或分枝。 叶根生,排成莲座状;叶片矩圆状披针形、倒披针形或倒椭圆形,长6~15厘米,宽2~3.5厘米,先端尖或钝,基部狭小,下延成叶柄状,周围浅裂或作不章程羽状分开,裂片齿牙状或三角状,全缘或具疏齿,绿色,或正在周围带淡紫色斑,被白色丝状毛。 花茎上部密被白色丝状毛;头状花序简单,顶生,直径2.5~3.5厘米,十足为舌状花,两性:总苞钟状,总苞片众层,外层较短,卵状披针形,先端尖,有角状突起,内层线状披针形,先端呈爪状;花冠黄色,长1.5~1.8厘米;宽2~2.5毫米,先端平截,5齿裂;雄蕊5,着生于花冠管上,花药合天生筒状,包于花柱外,花丝折柳,白色,短而稍扁;雌蕊1,子房下位。 长卵形,花柱颀长,柱头2裂,有短毛。 瘦果倒披针形,长4~5毫米,宽约1.5毫米,外具纵棱,有无数刺状突起,顶端具喙,着生白色冠毛。 花期4~5月。 果期6~7月。 孕育于山坡草地、途旁、河岸沙地及田园间。 宇宙大部区域均有分散。 其它,尚有众种同属植物,如:碱地蒲公英、异苞蒲公英、热河蒲公英、西藏蒲公英等,均可划一人药。 【采撷】春、夏吐花前或刚吐花时连根挖取。 除净土壤,晒干。 【药材】干燥的根,略呈圆锥状,弯曲,长4~10厘米,外貌棕褐色,皱缩,根头部有棕色或黄白色的毛茸,或已零落。 叶皱缩成团,或成卷曲的条片。 外面绿褐色或暗灰绿色,叶背主脉鲜明。 有时有不完全的头状花序。 气微,味微苦。 以叶众、色灰绿、根完全、无杂质者为佳。 宇宙大部区域有产。 【化学因素】蒲公英全草含蒲公英甾醇、胆碱、菊糖和果胶等。 同属植物药用蒲公英的根中含蒲公英醇、蒲公英赛醇、ψ-葡公英甾醇、蒲公英甾醇、β-香树脂醇、豆甾醇、β-谷甾醇、胆碱、有机酸、果糖、蔗糖、葡萄糖、葡萄糖甙以及树脂、橡胶等。 叶含叶黄素、蝴蝶梅黄素、叶绿醌、维生素C_50~70毫克/100克和维生素D_5~9毫克/100克。 花中含山金车二醇、叶黄素和毛莨黄素。 花粉中含β-谷甾醇、5z-豆甾-7-烯-3β-醇、叶酸和维生素C。 绿色花萼中含叶绿醌。 花茎中含β-谷甾醇和β-香树脂醇。 又本品含考迈斯托醇、核黄素1.43微克/克和胡萝卜素7.7~8.8毫克%。 【药理影响】蒲公英打针浓试管内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耐药菌株、溶血性链球菌有较强的杀菌影响,对肺炎双球菌、脑膜炎球菌,白喉杆菌、绿脓杆菌、变形杆菌、痢疾杆菌、伤寒杆菌等及卡他球菌亦有必然的杀菌影响。 蒲公英提取液1:400正在试管内能欺压结核菌,但煎剂1:100亦无效。 其1:80的水煎剂能延缓ECHO11病毒细胞病变。 醇提取物31毫克/公斤能杀死钩端螺旋体,对某些真酋亦有欺压影响。 小白鼠静脉打针蒲公英打针液的折半致死量为58.88±7.94克/公斤,小鼠、兔亚急性毒性试验对肾脏可浮现少量管型,肾小管上皮细胞浊肿。 煎剂给大鼠口服,摄取精良,尿中能仍旧必然的抗菌影响。 海外探索,蒲公英正在动物身上有利胆影响,临床上对慢性胆囊痉挛及结石症有用。 也有以为它有利尿影响,特殊是对门脉性水肿有用,不妨是因为植物中含有多量钾的起因。 对离体蛙心,小量兴奋而多量则呈欺压影响。 也有效其根及全草作苦味健胃剂或轻泻剂者。 内服叶的浸剂可治蛇咬伤,也有效以增进妇女的乳汁渗出的。 【炮制】拣去杂质,洗净土壤,切段,晒干。 【性味】苦甘,寒。 ①《唐本草》:味甘,平,无毒。 ②李杲:微苦,寒。 ③《本草述》:甘,平微寒。 ④广州部队《常用中草药手册》:苦甘,寒。 【归经】入肝、胃经。 ①李杲:足少阴经。 ②《本草衍义补遗》:入阳明、太阴经。 【功用主治-蒲公英的服从】清热解毒,利尿散结。 治急性乳腺炎,淋巴腺炎,瘰疬,疔毒疮肿,急性结膜炎,伤风发烧,急性扁桃体炎,急性支气管炎,胃炎,肝炎,胆囊炎,尿途教化。 ①《唐本草》:主妇人乳痈肿。 ②《本草图经》:敷疮,又治恶刺及狐尿刺。 ③《本草衍义补遗》:化热毒,消恶肿结核,解食毒,散滞气。 ④《滇南本草》:敷诸疮肿毒,疥癞癣疮;祛风,消诸疮毒,散瘰疬结核;止小便血,治五淋癃闭,利膀胱。 ⑤《纲目》:乌须发,壮筋骨。 ⑥《医林纂要》:补脾和胃,泻火,通乳汁,治噎膈。 ⑦《纲目拾遗》:疗扫数毒虫蛇伤。 ⑧《随息居饮食谱》:清肺,利嗽化痰,散结消痈,养阴凉血,舒筋固齿,通乳益精。 ⑨《岭南采药录》:炙脆存性,酒送服,疗胃脘痛。 ⑩《山东中药》:为解毒、消炎、清热药。 治黄疸,目赤,小便倒霉,大便秘结。 ⑾广州部队《常用中草药手册》:清热解毒,凉血利尿,催乳。 治疔疮,皮肤溃疡,眼疾肿痛,消化不良,便秘,蛇虫咬伤,尿途教化。 ⑿《上海常用中草药》:清热解毒,利尿,缓泻。 治伤风发烧,扁桃体炎,急性咽喉炎,急性支气管爽,流火,淋巴腺炎,风火赤眼,胃炎,肝炎,骨髓炎。 【用法与用量】内服:煎汤,0.3~1两(大剂2两);捣汁或入散剂。 外用:捣敷。 【选方】①治乳痈:蒲公英(洗净细锉),忍冬藤同煎浓汤,入少酒佐之,服罢,唾手欲睡,是其功也。 (《本草衍义补遗》) ②治急性乳腺炎:蒲公英二两,香附一两。 逐日一剂,煎服二次。 (内蒙古《中草药新医疗法材料选编》) ③治产后不自乳儿,蓄积乳汁,结作痈:蒲公英捣敷肿上,日三、四度易之。 (《梅师集验方》) ④治瘰疬结核,痰核绕项而生:蒲公英三钱,香附一钱,羊蹄根一钱五分,山茨菇一钱,大蓟独根二钱,虎掌草二钱,小一枝箭二钱,小九古牛一钱。 水煎,点水酒服。 (《滇南本草》) ⑤治疳疮疔毒:蒲公英捣烂覆之,别更捣汁,和酒煎服,取汗。 (《纲目》) ⑥治急性结膜炎:蒲公英、金银花。 将两药诀别水煎,制成两种滴眼水。 逐日滴眼三至四次,每次二至三滴。 (《全展选编·五官》) ⑦治急性化脓性教化:蒲公英、乳香、汉药、甘草,煎服。 (《中医杂志》(11):31,1965) ⑧治众年恶疮及蛇螫肿毒:蒲公英捣烂,贴。 (《济急方》) ⑨治肝炎:蒲公英干根六钱,茵陈蒿四钱,柴胡、生山栀、郁金、茯苓各三钱。 煎服。 或用干根、天名精各一两,煎服。 ⑩治胆囊炎:蒲公英一两。 煎服。 ⑾治慢性胃炎、胃溃疡:蒲公英干根、地榆根各平分,研末,每服二钱,一日三次,生姜汤送服。 (⑨方以下出《南京区域常用中草药》) ⑿治胃弱、消化不良,慢性胃炎,胃胀痛:蒲公英一两(研细粉),橘皮六钱(研细粉),砂仁三钱(研细粉)。 搀杂共研,每服二至三分,一日数回,食后开水送服。 (《今世适用中药》) 【临床运用】蒲公英是清热解毒的守旧药物。 近年来通过进一步探索,证据它有精良的抗教化影响。 现已制成打针剂、片剂、糖浆等差别剂型,通常运用于临床各科众种教化性炎症。 ①用法一打针:目前临床用于抗教化的众以打针剂为主。 肌肉打针每次可用2毫升(相当于总生药10克),逐日2~3次,也有效至逐日总量相当于生药40~160克的;静脉滴注每次用含生药25~100克的打针液参预5~10%葡萄糖液250~500毫升中滴入。 亦可依照病情需求作穴位打针(调整脉臂炎)或胸腔打针(调整脓胸)。 二口服:除煎剂(公众配成复方行使)、片剂、糖浆外,尚有效于调整乳腺炎的酒浸剂(蒲公英40克加50°白酒500毫升浸7天,过滤。 日服3次,每次20~90毫升)等。 三外用:蒲公英根茎研末,加凡士林调成膏剂,或用鲜草全株捣成糊剂敷于患处,调整急性乳腺炎、颌下腺及颌下软构制炎,颈背蜂窝织炎等急性软构制炎症;用鲜蒲公英捣取汁滴耳调整中耳炎,涂于创面调整烫伤等;制成1%点眼液点眼,或配合菊花煎水熏洗患眼,调整急性结膜炎、睑缘炎等;用蒲公英20~90克捣碎,参预一个鸡蛋的蛋清,搅匀,再加白糖适量,共捣成糊状,敷于患部,调整风行性腮腺炎等。 ②运用范畴与疗效临床运用蒲公英的范畴较广。 仅据上海市试用打针剂调整的种种教化性疾病就达40种旁边,计700余例。 个中上呼吸玄门化56例,痊愈38例,有用13例;急、慢性支气管炎69例,痊愈19例,有用44例;肺炎43例,痊愈37例,有用1例;沾染性肝炎97例,痊愈47例,有用19例;泌尿系痞染52例,痊愈25例,有用14例;种种外科疾患(席卷疖肿、淋勾搭炎、急性乳腺炎、急性胰腺炎、丹毒、阑尾炎、胆囊炎、脉管炎)184例,痊愈42例,有用31例;用于手术后防备教化39例,效益合意者33例,有用者5例;五官科炎症(席卷急性和化脓性扁桃体炎,咽炎、中耳炎、急慢性副鼻窦炎、急性耳廓软骨膜炎、牙周炎、眼结膜炎)194例,痊愈143例,有用41例;骨科炎症(席卷盛开性骨折炎症、骨髓炎等)12例,痊愈8例,有用2例;皮肤科炎症(众发性毛囊炎、沾染性湿疹、脓疱疮、皮肤教化等)24例,痊愈23例,有用1例。 其它如败血症、伤寒、胆玄门化、腮腺炎、输卵管炎、附睾炎,以及肿瘤、结核等的继发教化,也有差别水准的疗效;但病例均很少,有待进一步考查。 蒲公英制剂正在必然水准上似可庖代抗菌素行使,对某些疾病还呈现出广谱抗菌素的影响;从调整病毒性伤风、肝炎等的效益来看,不妨尚有抗病毒影响。 其它,蒲公英还曾用于:一慢性胃炎:用蒲公英5钱,酒酿1食匙,水煎两次搀杂,早、中、晚饭后服;二胃、十二指肠溃疡病:用蒲公英根制成散剂,逐日3次,每次5分,饭后服;三禀赋性血管瘤:取鲜蒲公英叶、茎的白汁,涂擦血管瘤外貌,逐日5~10次。 ③副影响寻常很少。 但有部分病例静脉滴注后浮现颤抖、面无人色青紫,或精神症状;部门病人服用片剂后有胃部发烧感应;服用蒲公英酒浸剂有头晕、恶心、众汗等酒性响应,少数病例浮现荨麻疹,部分病例浮现荨麻疹并发连接膜炎,停药后即消散。 【名家阐明】①《本草经疏》:蒲公英味甘平,其性无毒。 当是入肝入胃,解热凉血之要药。 乳痈属肝经,妇人经行后,肝经主事,故主妇人乳痈肿乳毒,并宜生啖之良。 ②《本草述》:蒲公英,甘而微余苦,是甘平而兼有微寒者也。 希雍有曰:甘平之剂,能补肝肾。 味此一语,则知其入胃而兼入肝肾矣,否则,安能凉血、乌须发,以合于冲任之血脏乎?即是思之,则东垣所谓肾经必用者,尤当推而广之,欠妥止以前所主治尽之也。 ③《本草新编》:蒲公英,至贱而有大功,惜众人不知用之。 阳明之火,每至燎原,用白虎汤以泻火,不免太伤胃气。 盖胃中之火盛,因为胃中土衰也,泻火而土愈衰矣。 故用白虎汤以泻胃火,乃临时之权宜,而不行恃之为经久也。 蒲公英亦泻胃火之药,但其气甚平,既能泻火,又不损土,可能长服久服而无碍。 凡系阳明之火起者;俱可大剂服之,火退而胃气自生。 但其泻火之力甚微,务必众用,一两,少亦五、六钱,始可散邪辅正耳。 或问,蒲公英泻火,止泻阳明之火,不识各经之火,亦可尽消之乎?曰,火之最烈者,无过阳明之焰,阳明之火降,而各经余火无不尽消。 蒲公英虽非各经之药,而各经之火,睹蒲公英而尽伏,即谓蒲公英能消各经之火,亦无不行也。 或问,蒲公英与金银花,同是消痈化疡之物,二物终究孰胜?夫蒲公英止入阳明、太阴二经,而金银花则无经不入,蒲公英不行与金银花同于功用也。 然金银花得蒲公英而其功更大。 ④《医林纂要》:蒲公英,能化热毒,解食毒,消肿核,疗疗毒乳痈,皆泻火安土之功。 通乳汁,以形用也。 固齿牙,去阳明热也。 人言一茎两花,高尺许,根下大如拳,旁有人形拱抱,捣汁酒和,治噎隔神效。 吾所睹皆一茎一花,亦鲜高及尺者,然以治噎隔,则有可得效之理也。 ⑤《本草求真》:蒲公英,能入阳明胃、厥阴肝,凉血解热,故乳痈、乳岩为首重焉。 缘乳头属肝,乳房属胃,乳痈、乳岩,众因热盛血滞,用此直入二经,外敷散肿臻效,内消须同夏枯、贝母、连翘、白芷等药同治。 ⑥《本草公理》:蒲公英,其性凉速,治扫数疔疮、痈疡、红肿热毒诸证,可服可敷,颇有应验,而治乳痈乳疖,红肿坚块,尤为捷效。 鲜者捣汁温服,干者煎服,一味亦可治之,而煎方子中必不行缺此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plaats1.com/ciercai/1950.html